搜书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书网 > 命仙 > 第14章 第二个委托人

第14章 第二个委托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对讲机电流嗞嗞响了两声,一片安静。

半晌,才传来齐桩迟疑的声音:“……你确定?”

管家:“差不离。”

隔几秒,对讲机被切断了。

三楼,齐家书房内。

齐桩放下对讲机,脸色不太好。姜雅嫤看他一脸凝重,立马紧张道,

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问题?”

“有点不好办。”

齐桩皱着眉,犹豫又微妙地说,“那个林宿,跟贺振翎关系好像不一般。”

姜雅嫤愣了一下,“怎么可能?”

她刚想说什么,又想到林宿那张脸,接着浮出几分厌恶和了然,“我就说…他一个没背景的,怎么这么跋扈!”

齐桩没说话。

姜雅嫤忽然蹙眉,“你不会改变主意了吧?”

“我只是担心贺振翎……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!?”

姜雅嫤一下激动起来,“我就佳源一个宝贝儿子!佳源已经没多少时间了,除了他还能从哪儿找别的身体?”

看齐桩神色动摇,姜雅嫤又一咬牙道,“而且之前不是查过了吗?那小贱种就是个普通学生,没家世没背景,天师协会里也没登记过他的名字。不过是疑似‘还阳’,才被监察协会保护起来,跟贺振翎能有多少——”

她话音突然一顿,神色渐明,

“…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

齐桩莫名其妙地扭头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姜雅嫤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下,已经陷入自己的构想,“等佳源顶替了那副身体,不就更方便应对贺振翎了吗?”

他们原本的计划是,等齐佳源占据了林宿的身体,就利用先前齐家家主还阳的消息,对外称“林宿”其实是齐家的子嗣,正大光明地养在他们家里。

唯一难办的是跟着林宿的贺振翎。

但现在——

“要是贺振翎真有什么心思,让佳源装成林宿的样子,三言两语迷惑他不是轻而易举?顺便还能搭上监察协会……”

姜雅嫤越想越对,激动起来,“难怪说佳源是我们齐家的福星!”

齐桩的神色从一开始的不可理喻,到后面的动摇,最后竟真的沉思起来……

一点念头既然萌芽,就会滋生出无数支撑它生长的理由。

书房里安静好半晌。

一口气终于呼了出来,齐桩双手紧握在一起,目光晦暗不明:

“对……佳源是齐家的福星,肯定能峰回路转,因祸得福。”

他说着拿起手机联系,“先把贺振翎支开,之后的事,等换了再说。”

姜雅嫤终于放下心,露出一抹笑来。

-

楼下客房内。

林宿还不知道齐家夫妇筹划了怎样一出大戏,至少这会儿,他还衣衫整齐地坐在贺振翎对面。

盘扣系至最上方,端起茶盏时,袖口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。

贺振翎默了几秒,看着他,

“你怎么还不回去?”

林宿摇摇头,“关门闭窗地待了一下午,窗帘一拉开我就回去,别人会怎么想?我,是为了你的清誉。”

“……”

贺振翎声线平稳,“难为你,竟然还能顾及我的清誉。”

雪泥马也小声:【贺振翎竟然还有清誉…】

林宿屏蔽它,轻轻转移话题,“这两天齐家应该会想办法支开你。我也会离开齐家,”

他顿了顿,“带着我们的大郎。”

贺振翎略过最后一句,“住的地方找好了吗?”

“一个朋友家里。”

看对方扬眉,林宿补充,“很安全。”他说着给人写了份地址,“有事给你发消息。放心,这次我不会再…浪。”

贺振翎深深看去,“我又信了。”

林宿待了一会儿才回自己房间。

贺振翎没走,齐家还不会对他下死手。于是等到晚上,他吃饱喝足就准备出门了。

【你要去哪儿?】

“去履行我的承诺。”

【?】雪泥马:【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,给谁做过什么承诺了。】

林宿淡定地朝楼上走去,“我不是说过有空再去看他?现在我有空了。”

雪泥马:【……】

三楼房门外,候着一行佣人。

林宿走到门口,不出意料地被拦了下来。他招呼,

“我来看望小儿。”

佣人面上一抽,正要拒绝,就听里面传来齐佳源的声音:

“让他进来吧,你们退下。”

佣人停顿几秒,低头退远了些。

门开,便看人躺在床上。

雪白柔软的床被,衬着一张娃娃脸。相似的场景在头天的夜里才看到过。

不同的是,一个是在逼仄的小阁楼;一个是在宽敞明亮的大卧室,四周呼叫铃、急救设备、护身符箓、安神法器一应俱全。

林宿关门,走到齐佳源床前。

两人一上一下地对视了片刻,最终是齐佳源先开口:

“林宿哥哥。”

“看来你很喜欢叫‘哥哥’。”

林宿看着他,“但你该叫‘哥哥’的对象,好像不是我。”

齐佳源脸色都没变一下,依旧笑容纯真的样子,“你果然都知道。”

林宿坦然,“彼此彼此。”

刻意叫他“哥哥”,引导他开这个口。

齐佳源,“你知道多少,见过他了吗?”

“他”指的是谁,不言而喻。

林宿没回答,只瞥向他,“你呢?”

齐佳源也没回答,笑着说,“爸爸妈妈好像没把你当回事,但我的直觉提醒我要注意你。我直觉一向很准,从小到大都帮了我不少事。”

比如直觉让他学会示弱,直觉让他去讨父母欢心,直觉让他每次和哥哥在一起时,故意弄伤自己。

果然,爸爸妈妈更加深信哥哥会带来灾祸。

林宿沉默了好几秒,平静地看着他,“你一直都知道。”

知道自己才是那个不该存在的人。

“是啊,我又不像…哎呀,”齐佳源掩了下嘴,“他们那么笨。”

人天生容易同情弱者。

齐家夫妇先入为主地弄错了对象,之后又在齐佳源的引导下深信不疑。

看林宿不说话,齐佳源无辜道,“你是在怪我吗?但我有什么办法呢,我去阁楼看过一次——”

他轻轻说,“要让我像他那样活着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雪泥马没忍住:【你妈!】

林宿按下它:他妈在楼上。

雪泥马:【……】

房间里静了静,林宿开口,“不怕我告诉你爸妈?”

齐佳源笑容不变,“他们会信吗?”

不会。

信了,就代表要承认过去22年犯下的弥天大错,承认是自己一手毁了齐家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