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书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书网 > 长安的终结 > 第20章 浮现

第20章 浮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这日是个艳阳天。关宇和往常一样从图灵大楼出发,踩着吸盘沿着台阶一路直飞,来到这座废弃竹园,按部就班地打扫,没有察觉一道虚影跟在身后。

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绿草坡,根根皆辛苦。”

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。白毛.....”

关宇倏地停住了,见眼前不似个人,倒像是丝绸般的水面,在阳光下闪着斑斓的光。“抱歉,您挡我路了。”

那虚影动了动,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:“关公子,这竹园内可有歇脚的去处?”

关宇原本蹙着眉,一听对方呼出了它的姓氏,立时便换了张笑脸,道:“自然有,姑娘跟我来。”

关宇引着那道虚影来到草坡旁的长椅处,道:“中间有个大窟窿,不过旁边能坐一人,很干净,我每日都会擦拭。”

那虚影笑道:“公子辛苦。”

关宇摆摆爪子,自顾自地说道:“姑娘客气了,正所谓一园不扫何以扫天下,我身为关胜帝君,既已承袭了这片竹园,自然要好生照料。只是此处偏僻,轻易不见人来,姑娘你......你做什么呢?”

那虚影不知何时晃到了石狮子面前,手里拿着一顶斗笠,闻声晃了晃斗笠,转头道:“此处怎会有斗笠?”

关宇想了想,道:“昨日一位公子的。”

那虚影“哦”了一声,在原地转了半圈,忽地望向草坡,而后笑道:“关公子,我在这儿歇会儿,您去忙吧。”

关宇闻言也不再说什么,踩着吸盘转身离开了。

那虚影围着草坡转了一圈,忽然提步向坡顶走去,至最高处,身影只凝滞半晌便不见了。

半日后,那道虚影重又出现,手中除了斗笠还多了些东西。

那虚影下了草坡,携着这些物什隐入竹林中不见了。

夜深人静,书案旁。

陈渭安依着那半根蜡烛,将偷回来的两本册子翻来覆去地看,看得眼珠子都疼了。愣是没看懂。

他靠在椅背上,真想仰天长叹,又想拿头撞墙。奈何其他人都睡着了,他只得愣愣地望向窗外,望见那月亮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晃动。

陈渭安心绪渐渐平静,心道:“这册子上的内容先不急,我今日看不懂不代表以后也看不懂,再者说了,就算我无法明白这册子上的内容,总有人会明白。”

他将那载有反物质内容的册子翻来覆去地看。最奇怪的是这册子。

是谁放进去的?

难道是我跟踪那女子?

她引我进去就是为了让我拿到这两本册子?又或者她原本计划抓我,却被花常打断了?

花常为何会出现在那儿?他若是一直观察我,依他对红楼内部的掌控程度,知道我的行踪倒是不难。不过,他为何要救我,又为何不承认?

陈渭安想到这儿忽然低声念道:“今夕何夕?”他当时的喜悦不像是假的。

一个活了两千年的人,还会有事值得他如此高兴吗?两千年......好漫长的时间。人真的可以活这么久吗?可他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......难不成真是人工智能?又或者是什么智能孪生技术?

古代统治阶级为了驯化民众,常常会制造神迹一类的传言。传言加上亲眼所见,由不得人不信。红楼虽不是统治阶级,但在这长安看似威风,实则处境艰难,他们若是也用这法子,倒也不奇怪......

陈渭安胡思乱想了半晌,一阵凉风吹来,他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腰:“算了,睡吧。”

次日堂上,教谕首次讲解了历史调控班子各个部分的具体职责。

“隐蜂需要进入各个时代,隐入当地人,绝对客观地采集信息,将采集好的信息送至指定地点。太极时空阵会自动传送回来,传送至各大数据处理机。算博士的职责便是分析、处理这些数据,并做一定程度的总结,将所负责时代遇到的危机按照轻重缓急排出次序,并给出一定解决方案,传送至花常处。花常负责决策,并给出具体执行方案,交由执令官执行。执令官拿到执行方案,通过太极时空阵去到相应时间点,做出改变历史的举动。”

众人皆愣了好一阵,才齐刷刷发出惊叹声。

陈渭安愣了好一会儿,心道:“这要是发展旅游业,来送钱的人怕是要把红楼的围墙给挤塌。”

秦彬问:“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接触太极时空阵啊?”

奚木连道:“通过算博士和隐蜂的所有考核。”

众人被兜头泼了盆冷水,连连叹气。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去?

奚木连八风不动,端坐在书案旁,道:“今日内容结束了,回去叹气去吧。”

一阵铃响。

众人都知奚木连性情淡漠,不用说叹气了,即便是他们脱光了衣裳跳舞,踹断梁柱上房揭瓦,她脸上恐怕也不会有丝毫波澜,只会面无表情地叫来千峰卫,一五一十地告状,然后端庄地离去。

所以众人只得唉声叹气地往外走,铃音未绝,堂内便不剩一人了。

奚木连整理好教具,刚要起身离开,却见陈渭安忽然将门关了,过来将她按住,笑道:“教谕留步。”

奚木连抬眸道:“做什么?”

陈渭安不言语,只是笑嘻嘻地从怀中掏出本册子,放在书案上,才道:“我无意中得来本册子,奈何才疏学浅,里头的内容看不懂,想请教谕瞧瞧。”

奚木连看都没看,道:“这不是我的职责。”说完起身便走。

陈渭安却不阻拦,直至她行至门口才开口道:“奚教谕多久没回蝼台了?还记得那里羊汤的味道吗?”

奚木连脚步停住,半晌后才缓缓转身。

陈渭安撑着书案跳起身,说道:“那日你与那女子的对话,是故意让我听到的吧?说实话,最初我也怀疑过你,但找不到你这么做的理由。你我素不相识又无冤无仇,陷害我?不至于。给我送线索?你的性格与那金缎子背后的女子又全然不同。我想来想去,几乎要将你排除掉了,却在打探后发现,你是蝼台人。”

陈渭安负手上前,道:“你是佛面青莲吗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